今天:2020-10-20 5:58:15  
投稿邮箱: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我参加过,战斗过

我参加过,战斗过

时间:2020年5月4日 来源:司汉科 点击: 238次
 

                                  我参加过,战斗过

  

□司汉科

4月17日星期五

武汉封城76天,我坚持每天写一首诗,共写了76首诗。


 从1月25日初一开始写,写了10首后,第一篇发在2月4日,之后在三亚参加小区抗疫,19日抗疫结束,22日继续更新。这是一次新闻诗歌的尝试,在保证新闻真实的基础上,进行诗歌再创作。不知别人写过新闻诗没有,对于我来说,是一次全新的尝试,既不能写得太朦胧、太现代,又要写出诗歌的感觉和韵味。


 这是一次诗歌马拉松,也是我写的最长的一首诗。本来以为武汉解除封城,中国疫情结束,现在看,远没有想像的那样乐观。


 封城还没有结束,疫情却在世界全面爆发了。就国内而言,多地通报出现无症状感染者,输入病例增多,黑龙江口岸城市绥芬河“封城”了,我所在的哈尔滨再度严管严控。


 也许病毒与我们共存会成为一种常态,这样看,要是疫情不结束,我的长诗再连载下去,就会没完没了。本来,每天一首诗,阅读了大量的新闻,从中选择可以创作的亮点,这种马拉松式的写诗,耗费了我所有的精力和诗情,尽管还有一部分读者在坚持关注阅读,我的热情却被磨得所剩无几。


 我是要休息一下了。


 不过,我留下部分空缺,准备以后全球疫情结束,再写几个结束篇。第一篇从华南写起,到最后一个病人出院,正好是一次诗歌马拉松的终点,也是哲学上的一个圆。但这次全球大疫什么时候结束,到底能感染多少人,死亡多少人,谁都不知道。从这个角度说,这首长诗也许不会结束。


 有人问我,基于什么原因要写这么一首长诗?


 基于什么呢?基于记录历史,基于媒体人的担当,否则,我不会以新闻入诗,我不会写出多侧面,多角度,多维度的诗,有医生,护士,快递小哥,志愿者,警察,死难者,求助者,有对一线医务人员的赞歌,有对瞒报官员的追问,也写了全球疫情中的各国援助。在这76首诗中,都是小人物。


 我只写我的感受,写我的真实。“我是用诗记录一段真实的历史,让后人读到真相。”


 为了践行“每天一个故事,直到封城结束”的诺言,我每天要大量阅读,既要提炼可写的诗意,又不能脱离真实新闻故事。


 这是一次国难,国难当头,匹夫有责。作为一个文化人和曾经的媒体人,在国难来临之际,我没有退缩,没有当旁观者,而是以一个有担当的志愿者,以笔担起大任,为国家抗疫担起了一份责任,贡献一份力量。


 2月4日,我所在的三亚南海嘉园出现两个确诊病例,我爱人是在下楼倒垃圾时听到小区出现了病例。


 回来后,爱人告诉我听到的情况。后来,朋友又把具体确诊人和密切接触者的名单发给了我爱人。多年记者工作经历的敏感性让我感到这是一等的大事,情况非常危险。


 我和我的同学萍萍商量,马上把我们的小群改名扩大成小区大群,让大家迅速人拉人入群,立即把我们得到的疫情消息发在群里,同时在我的微博等自媒体发布疫情日记,让大家立即隔离,居家不出。


 我和我的朋友一起发起组织南海嘉园群,与物业和九九团一起联手抗疫,难忘的21天,我们一起经历了生死的考验。


 我们提出吃存粮,吃存货,坚持14天绝不下楼。那个特殊时期,我们每个人压力都很大,我是每天坚持写抗疫日记到后半夜,常常睡不着觉,思考着明天怎么办。


 小区里许多人加我的微信,给我鼓励,帮我出主意;指挥部每一个人都坚持,担当,不退缩;小区所有业主团结一致,支持抗疫,让我非常感动。我深深地知道,大难来临,总有一部分人要冲上去,我们就是一群有担当的志愿者.


 小区疫情解除了,我又恢复了长诗的更新,每天大量阅读,一边带两岁的孙女,一边挤出时间写出一篇篇疫情诗,为医者歌,为死者哀,为小人物呼。


 疫情期间,我在海南度假,响应《黑龙江日报》社长号召,与《黑龙江日报》同仁一起参加抗疫报道,为《黑龙江日报》写了7篇诗歌报道,成为主战场的一名老战士。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以一个媒体人的身份参与报道,我为我的团队和自己能成为其中的一名战士而感到无比的光荣和自豪。


 多年后,回忆起这段历史,我将会为自己自豪。当大疫来临,我没有袖手旁观,我与国人一起筑起了抗“疫”长城。


 这是一场全民战役,在这场战役中,我用我的行动,参加过,战斗过,作为亲历者和战士,我记录了一段历史,我无愧于我的时代。

 

新闻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Copyright ©All Right Reserved
京ICP备: 京ICP备17025865号
  网站设计制作:乘风网络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