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019-12-15 4:54:51  
投稿邮箱:yuanruiqun@sina.com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周明金:地名传奇之关帝庙

周明金:地名传奇之关帝庙

时间:2019年10月29日 来源:周明金 点击: 100次

       关羽,也叫关公。是三国著名将领,位列蜀汉“五虎上将”之首,逝世于公元220年。关羽死后头葬在河南洛阳,身子葬在湖北当阳。现在洛阳、当阳各有一处关羽墓,民间盛传,关羽“头枕洛阳,身卧当阳,魂归山西。”




     关羽最为特殊之处是其倍受中华文化历代推崇,由于其忠义和勇武的形象,多被民众尊称为关公、关老爷,又多次被后代帝王褒封,直至“武帝”,故也被称为关圣帝君、关圣帝、关帝君、关帝等。儒教奉为五文昌之一,又尊为“文衡圣帝”,道教奉为“协天大帝”、“翊汉天尊”。中国佛教界奉其为护法神之一,称为“伽蓝菩萨”。《三国演义》中,描述了“温酒斩华雄”,“千里走单骑”,“义释曹操”,“单刀赴宴”,“水淹七军”等佳话,亦有“大意失荆州”,“走麦城”等憾事。民间由于《三国演义》等传统作品的影响,普遍认为关羽与刘备、张飞是结义兄弟,关羽排行第二,故又俗称其为关二爷、关二哥,因此,关帝庙也随处可见。


      但朱大寺的关帝庙却有别于其他的关帝庙。话说很久以前,现今的“洪家湾”还是一片汪洋(一说是乌江),是水上运输必经之地。明朝万历6年(公元1578年),有一天,下游驶来一艘商船,船上满载着食盐,由于顺风,纤夫收纤,躲在船舱里休息、逗乐,船上白帆高挂,舵手熟练地操纵着前进的方向,船长站在船头,手捻长须,眺望着江面,想到不几天将有一笔大的交易,此一趟将要赚的盆满钵满,不禁喜上心头,哈哈大笑起来。


      常言说,天有不测风云,就在老船长喜出望外之时,西北天一团乌云滚滚而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阴气嗖嗖的黑风。一时间天昏地暗,犹如闯进深渊,老船长命令赋闲的纤夫赶紧降下船帆,操篙抛锚,稳住大船,可终因风大浪急,大船剧烈摇晃起来,汹涌的江水扑向甲板,灌进船舱。眼看着就要失去重心,船沉人亡,老船长“扑通”跪在船头,面向苍天祷告起来:“天啊!我行船多年,见庙烧香,遇佛磕头,散财布施,扶危济困,救苦救难,不曾做过伤天害理之事,为什么天要灭我?我死不足惜,船上的兄弟家小十几口子,他们可是无辜的啊……”


      说来神奇,突然间,天空中由远及近传来一阵“咴儿咴儿”马的嘶鸣,及至近前,清楚的看见云端出现一匹浑身似火,两眼有神,四蹄如盆,尾扫残云的烈火式飞马。马上端坐一人,高大魁梧,髯长足有二尺,面如重枣,唇如涂脂,丹凤眼,卧蚕眉,相貌堂堂,威风凛凛,手提青龙偃月刀。来人手持青龙偃月刀只往船上轻轻一磕,大船立马恢复了平静,江面上波涛汹涌的巨浪也失去了威力。生死攸关,来去突然,老船长仿佛做了一场恶梦,及至一切归于平静之后,老船长再看天空,已是云散天开,哪里还有大汉的身影!老船长顿悟:刚才是我的诚心感动“关公爷”显灵,救了船上十几口人,保住了我的一船金子般的食盐。我要为他建座庙宇,塑像立碑,供万民敬仰。


      经高人指点,选址就在大船遇险地的江南岸——尧沟。别的关帝庙都是坐北朝南,而这座关帝庙是坐南朝北,人称“倒坐关公”。目的是让关公爷面对滔滔江水,保佑江上往来船只,商船、渔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关帝庙占地90亩,分大殿、附殿、马殿。大殿内供奉的是关公:身长九尺,脸如重枣,两条蚕眉,一双丹凤眼,鼻正口方,两耳很大,腮下五缕长须,二尺多长,铺满胸膛,根根墨黑,乌油滴水,所以大家都称他为美髯公。面生七痣,眉心中间三粒,鼻子左右各两粒;七粒朱砂痣,红似点血,因此显得格外威风。头戴一顶青扎巾,中间一块白玉,上面红缨一颗,抖抖擞擞。身穿一件鹦鹉色绿缎子战袍。玉带围腰,腰悬三尺佩剑。脚上穿一双粉底战靴;气宇轩昂,英气逼人;大殿左右两个木龛,供奉的是关公的两员副将:周仓、关平;大殿对面修有附殿,供奉的是:刘备、张飞、赵子龙。大殿的右侧修有马殿:这马,全身火炭红,无半根杂毛,从头至尾,长一丈,从蹄至项,高八尺;似在嘶鸣咆哮,有腾空入海之状。




      关帝庙香火旺盛,门庭若市。正堂可容纳300多人诵经,蒲团罗列,香客盈门,香炉焰红,檀香弥散。据说关公爷有求必应,时时显灵,惩恶扬善。附近一姓朱的放牛娃,生性顽劣,一天,与几个伙伴到关帝庙内玩耍,不顾伙伴劝阻,逞能爬上马背,猝不及防,突然摔了下来,虽然没有伤筋动骨,但身上却针扎火燎般地疼痛,数日不止。都说是关公对他的惩罚,其母害怕至极,忙备香蜡火纸,跪在关爷脚下祷告,孩子果真好了,从此一改往日的顽劣不羁。


     后来关帝庙被毁,刘金山(秃子、庙门前的旗杆——光棍一条)从关公爷的肚子里扒出一本黄历,精美别致,蝇头小楷出自手抄,黄历详细记载着公历、农历和干支历三套历法,二十四节气与礼拜天(星期)、宜忌、冲煞、方位、流年、太岁、三元九运、玄空九星等等,可谓价值连城。后来黄历下落不明,“刘秃子”也莫名失踪。
奇怪的是关帝庙被毁后,每天夜里怪声不断,总有马的嘶鸣声和兵器的撞击声,有时加之风雨雷电,煞是怪异。

【作者简介】


周明金,笔名蓑笠翁,河南省固始县往流镇人。
大专学历,中学高级教师。
现在固始往流镇中心校工作。
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小小说协会会员,信阳市散文学会理事。
“往流作家群”主要作家之一。
2004年至今,利用业余时间写作,先后在《中国作家网》、《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教育时报》、《贵州经济时报》、《现代金报》、《学校品牌管理》、《散文选刊(原创版)》等网络、报刊上发表散文近300篇。
著有散文集《淮岸花香》、《纸上村庄》。
合著《淮河流水长》、《淮水谣》、《淮水情长》、《淮水2014》等。
《一杯苦丁茶》、《表叔》选入《当代散文》(2006年卷);《同在灯光下》入选《新世纪精美散文随笔选》。
《又是一个没有蝉声的夏天》入选《大众散文》;《远去的二娘》入选《中国散文精选300篇》。
《风中桂花香》发《散文选刊》(下半月·原创版)《知了声声叫做夏天》获“全国首届鄱阳湖文学‘陶渊明杯’散文大赛”优秀奖。

另有多篇文章被《报晓》、《未名文艺》、《凤台文艺》、《信阳文学》、《史河风》、《息州文艺》、《大别山泉》、《校园文化》、《蓼城文艺》等刊选用。


:本文摘录自微信公众平台“往流周明金”  ,图片来源于网络,谨致感谢。

新闻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Copyright ©时代人生网All Right Reserved
京ICP备: 京ICP备17025865号
  网站设计制作:乘风网络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