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019-12-11 14:33:23  
投稿邮箱:yuanruiqun@sina.com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孙瑜:散文•大明湖畔司家院

孙瑜:散文•大明湖畔司家院

时间:2018年1月25日 来源:孙瑜 点击: 872次


阳春三月,大明湖畔信步游。自大明湖正南门东行数百米有一条叫做“司家码头街”的小街,街的尽头就是司家码头。


微信图片_20180125215650.jpg


当年乾隆南巡时曾两次从码头乘船游览大明湖,铺满青石板的小路依稀见证了这条街当年的繁华与风光。国学大师胡适先生19221012日来济南开会,游大明湖也是从司家码头雇船的。在他的“日记”中记载:“到司家码头,雇船游大明湖到了历下亭……”


由此可见,司家码头和司家码头街在历史上非常有名。明湖景区扩建时,原街上的石板路面完全保留了下来。如今,走在司家码头街上,脚下踩着的是被时光打磨的光亮的青石板,抬头望见的是三月里明媚的春光和洁白的云朵。使人感动得恨不得去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踏石而行,街东那处古朴典雅的四合院,便是鼎鼎有名的司家小院旧址。


t011c9971edaca27bfe.jpg


顾名思义,司家码头、司家码头街名称的由来是因为当时此地居住着一司姓家族。该家族是当地的殷实之家,据司家后人回忆,清朝时,司家祖先曾任省级官吏。后来,司家后人司绍堂、司松岩父子从事实业,在杆石桥南西顺河街开办毛巾厂,在后宰门溏子胡同开办经营各种花卉的花园。因为是商人,所以关于这一处所在,司家人并没有什么名垂千古的诗文留下。但从这一处大明湖畔绝佳风水宝地的选择和家宅布置上,仍显示了司家人超凡的眼光和风雅的志趣。


今天的司家院完全是仿古新建筑:粉墙透窗,仰合瓦屋面,清水脊金柱大门,大门处有两个方箱形抱鼓石,上面雕刻着非常精致的“鹤寿松龄”“鹤鹿同春”等花鸟图案。


济南是个干燥的城市,但它并不害怕干旱。汩汩而来的泉水,穿城绕巷,蜿蜒徘徊,雨不涝,旱不涸。平民的清冽泉水在市井中流淌,养一方水土。这司家小院也不例外,正房西北角窗下有口水井,名叫司家井,井水甘甜清冽,常年不竭。井口有30多厘米粗,上置石护圈,下为砖砌井筒。很有意思的是,井壁上留有一方形小洞。百思不得其解时,听老人们说,那小洞是当年夏季人们放置食物的地方,相当于现在的电冰箱。不禁感叹,古人真是太有智慧了。


在司家码头街的另一处小院里,我更是惊异地发现,主人居然在这清冽的泉水中浸泡着黄瓜、哈密瓜等蔬果。而溢满泉水的水池中,几尾锦鲤悠然游动。


泉香酒洌,碧水红花,推开窗子,更可一览明湖秀色。无怪乎清代举人王钟霖硬生生将这小小院落,用饱含深情的笔墨,写到了与“第一泉”同样的高度。在诗人眼中,从大明湖水面上吹来阵阵凉爽的清风和那种乐哉悠哉的生活情景,比得了蒹葭,胜得了北渚,是他心中的“桃花源”、是他心中的 “乐境小乾坤”。


自然而然的,总想到琼瑶阿姨那耳熟能详的句子:“蒲草韧如丝,磐石是不是无转移?皇上,您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如今到这司家小院,仿佛看见那小家碧玉的姑娘款款从院中走来,轻着的丝衫,隐着雪白的手臂,发簪是一只细细的檀香木,轻描黛眉,略施唇红,宛若一位仙子,低低抬头,躲避着炎炎的夏日,胜过晨光中的露珠一般惹人心醉。配以碧波雅莲,虽不似宫中女子的雍容华贵,却又如此美得不可方物。即便九五之尊的弘历,想不动心也难吧。


一笑莞尔。


当然,司家码头街也有让人头疼的时候。记得爷爷说过:70年代时下大雨,司家码头街成了泄洪道,水从今天的县西巷汇集向北流,滚滚洪流通过司家码头街一直冲进大明湖中。水大的时候,能漫过大人的大腿,大水倒灌进地势低矮的房屋,家具、锅碗瓢盆等都漂在水上,搞得家家户户苦不堪言。可这对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孩子们来说,成了可遇不可求的好时候。他们纷纷跑到水里,高兴地跑来趟去,有时候还趴在水里学游泳,很多孩子的凉鞋被冲得无影无踪,少不了挨大人一顿骂。


t012360c3bd4bacdf28 (1).jpg


每当说起这些,我总是心驰神往地笑,心里盘算着,啥时候下大雨,也很想去凑凑热闹。


物是人非,会讲故事的爷爷已故去,听故事的小丫头也已长大成人。“百年那得更百年,今日还须爱今日。”出司家小院,迎着明湖凉爽的清风,双手合十:感谢你,司家码头司家院,这么多年,你还始终如一的在。

 

附王钟霖《司家码头诗》

 

近水还临市,几户码头存。


杨柳青泥路,蒹葭白板门。


津梁无估泊,辙跡远尘奔。


社酒槽分角,征粮册注跟。


儿童乡学闹,士女比邻婚。


田上翁矜富,租完吏失尊。


庭花供几赏,园菜足盘飱。


夏沼莲多子,秋畦稻长孙。


茶瓜遊舫叙,蓑笠钓矶蹲。


挂树晴修网,撑竿晚晒裈。


鸡鸣茆舍顶,犬出竹篱根。


驯鸭知声唤,鲜鱼不价论。


霜霄街柝静,雪夜织灯温。


北渚横苍色,南山印翠痕。


歌楼闻曲罢,试院羡文掄。


亲戚闻情话,壶觞忘晓昏。


经年疏过輢,迓岁具蒸豚。


闵子崇祠接,薛公衹记惇。


桃园差可拟,乐境小乾坤。 

新闻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Copyright ©时代人生网All Right Reserved
京ICP备: 京ICP备17025865号
  网站设计制作:乘风网络

官方微信